您现在的位置: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心语>> 职业感悟>> 正文内容

    特别的表扬与批评

        刚做编辑时,我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每天都在收获,紧张的是置身于全新的环境、面对全新的工作岗位,有点措手不及。三个月的培训期过后,我渐渐消除了这种紧张感,感受到了轻松友爱的工作氛围,对编辑业务也逐渐熟悉起来,开始责编书稿。
        记得我责编的第一本书稿是《考核与绩效管理》,书稿本身质量还算可以,看稿子时还算顺利。但为了更好地理解书稿中的有些专业术语,我特意两次去图书馆查阅了人力资源管理的书籍。一个星期左右,书稿初审完了,要写初审意见。我想,第一次写审稿意见一定要好好表现。然而,审稿意见表摆在桌上,我却迟迟不能下笔,因生怕没写好而受批评,或是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久久地坐在桌前,思索着如何下笔写,可越思索脑袋越是一片空白,审稿时的那份感悟早跑得不见踪影。最后,我只得按着审稿意表上要求要写的几项,一项一项地在书稿中找出相关语句进行组合,比如在“后记”中找作者简介,在“前言”中找内容介绍,至于文字表达、书稿结构等之类的评价用的全都是一些套话。由于时间紧迫,我只好把这份不太成熟的初审意见连同书稿送曹老师复审。几天后,我拿到了复审意见。曹老师看得很仔细,不仅看出了一些我未曾发现的错误,还写了一份长长的复审意见,其中提出了一些很有建设性的意见。看完复审意见后,我深感惭愧,忐忑不安地把书稿送去终审。
        没过几天,郭总把书稿和终审意见送到我办公室来了。走的时候,还说了句“还不错”。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抑制不住满心的喜悦,高兴得甚至连“谢谢”都忘了说。郭总一走,我连忙拿出终审意见来看,“责编非常认真,加工仔细”这几个字赫然出现在我眼前,当然那高兴的劲儿是难以形容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把审稿意见反复读了几遍,惊叹复审和终审的水平,同时,也明白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当然更明白郭总用心的“表扬”。郭总没有批评我,也没有以教导的口吻说我的审稿意见哪里不好,反而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鼓励我。这种特别的表扬促使我不断进步。接下来的日子,我向经验丰富的编辑请教,编稿子时也更加认真。几个月下来,我进步非常快,还借参加全国首届青年编辑知识技能竞赛之际,大量阅读了编校知识方面的书籍,使自己具有较为扎实的编校知识基本功。 那段时间里,郭总也总是在终审意见里写上“责编加工仔细”、“责编非常认真”之类的话语,每次看到这些话后,心中总会涌起一种喜悦,那是一种被肯定的喜悦,也总会产生一种动力,那是表扬过后的一种发自内心的决心。我常常感叹:表扬是如此重要,也是如此富有艺术。我想,我热爱编辑工作,郭总对我的表扬定是产生了不小的作用。
        2007年9月,郭总去美国做访问学者了,终审稿子交给黄总看。平日里见到黄总,他总是显得那么亲切,还常常拉几句家常,比如问我住在哪儿,一般在哪吃饭,锻炼身体吗,等等。我对他没有一点畏惧感,也偶尔跟他说几句轻松的话。工作上,黄总给我的印象总是一丝不苟,我每次交稿子给他时却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畏惧感,老担心自己没审好稿子。事实上,黄总每次终审完我交给他的书稿,他总会把我叫到办公室,问问我对书稿的了解情况,或者是把我未发现的大问题指出来,并叫我下次一定要注意。很长一段时间,我丝毫不敢放松,生怕自己不能发现书稿中的问题与错误。在黄总的严格要求下,我明显意识到自己进步了,除了批评外,也偶尔得到黄总的表扬。
        2008年,我负责“超级英语”丛书项目。这是我社和某公司合作的较大的出版项目,我除了责编书稿外,还要处理和公司合作的事务。那段时间,我神经绷得紧紧的,白天一边要审稿、加工,一边要接公司的许多电话,往往是没看几页稿子,电话就响起,然后赶快处理临时的事务;而晚上也得加班,往往要看稿子到十二点才能休息。刚开始接手这个项目时,总抱有一丝侥幸心理,想着公司那边的人会把稿子校对好的,审稿时没有认真看。结果,书稿交到黄总手里,没过几天就把我叫到他办公室,他当场要我翻译一篇英语阅读文章。我不知道他的用意,难道他是想考我的英语水平?我心里有点紧张,一边翻译着,一边揣摩着黄总的意图。在那种状态下,翻译起来好像有点口齿不清,越是这样,心里就越紧张。好不容易熬过了几分钟,黄总终于叫我停下来,然后说这种关于西藏题材的文章建议作者换掉,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语重心长的说:“政治政策问题始终是编辑心中的一根弦”。我把它深深记在脑海里,油然地产生一种敬佩之情。接着,黄总打开书稿,翻了几十页,书稿中红红地批改了许多。我有点愣了,因为书稿交给黄总的时候,里边是没有改动几处的。看到终审时发现这多的问题,特别是当黄总指出好几处有明显语病的句子,以及还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段落,我当时惭愧极了,心里非常难受。黄总对我说:“小吴,下次改稿子要认真点啊,我只看了其中的中文,英文你要再看一遍。”黄总用平和的语气批评了我,我完全接受,但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丝难受,有一点情绪,还有一点委屈。下班后,我那晚没有加班,特意放松一下自己,在田径场上走了好几圈。黄总的话萦绕在脑海,回味着他的话语,认真剖析了自己,最后决定一定要好好表现,按着黄总的要求去做,不管自己的任务有多重,时间有多紧迫。之后,我严格要求自己,高效率地按时完成了“超级英语”丛书的出版。经过这个长达两个月的出版项目后,我收获很多,特别是自己的工作态度转变了许多,变得更加认真,不管是对事还是对人。我想,这得非常感谢黄总,他不仅以平和批评的方式教导我,希望我进步,而且以他自身的工作作风影响着我。
        转眼间,我做编辑已两年有余,两年中,有了长足的进步,有了许多收获。这些进步与收获的取得少不了批评与表扬,正是这些批评与表扬交织着,产生一种合力,使我不会偏离人生的轨迹,鞭策着我前进。

    [本文作者:吴亮芳   原载于《我们: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年》(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10月版)]

    [编辑:黄莉  审核:刘苏华]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路36号 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 018号
    邮编: 410081 电话: 0731-88872288 88872636(传真) E-mail:: bluestorm@hunnu.edu.cn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