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心语>> 职业感悟>> 正文内容

    美话三弄:出版缘•满眼绿•忘年交

        天长地久出版缘
        人生在世,讲求缘分。人缘、机缘、姻缘……不解之缘,我走进出版行业,纯粹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算是我人生之中一次重要的机缘吧。
        那是1992年12月初,我正在语数楼监考当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突然接到通知说有人找我谈件事。我急忙下楼,看到贺浪萍社长,由于此前贺浪萍社长并不认识我,素未谋面,在确认我是他要见的人后,他说要跟我聊聊,就十分钟左右。于是我跟着贺浪萍社长绕着语数楼边走边聊,他很直接地询问我当时工作的基本情况和想法,并提出希望我能去学校出版社工作,让我慎重考虑一下。对于这一突如其来的机会,我有点忐忑不安,经过一周时间认真的考虑,在征得研究生处领导同意后,我选择去了出版社,这是我参加工作7年后的一次重要的人生抉择,这一抉择让我从此与出版结缘。
        我进入出版社工作就像是半路出家的门外汉,什么都不懂,图书出版、编辑、营销方面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也许正因为对出版认识的无定式和无知,使我产生了对出版的无限向往,使我身心深陷于出版的魅力之中,也让我在出版界结识了许许多多有品位、有胆识、有谋略的出版人,认识了许许多多优秀的学界专家、教授,在向他们学习的过程中,我也逐渐领悟到了出版真谛,聆听到了出版人的真言,闻到了出版文化的味道。
        刚来出版社就有人戏言我是学校正式下文的出版社“第一任”发行科长,我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满怀一腔热血和热情,懵懵懂懂地开始干了起来,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将要面对的困难和问题。记得1992年底我第一次出差是陪贺浪萍社长和总编室主任杨振洪老师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一方面是洽谈一套教辅书的联合出版事宜,另一方面是去向他们取经。受到广西师范大学党玉敏社长及王建周书记、总编室主任萧启明、发行部主任张晶义等热情地接待并和我们一行座谈。这一次,我得到了张晶义主任传授的“真经”,并有幸得到了一张全国经销商网点的“联络图”。这是一张多么珍贵的“联络图”啊,要知道,20世纪90年代初期,各方面的条件都很简陋,没有现在营销人员人手一册的发行手册,这张“联络图”是晶义兄几年来用足迹踏出来的,足迹所至,精诚所至,联络图涵盖的信息体现了他的良苦用心。后来,我顺着“联络图”的指引,将出版社的图书向全国推广,结识了一大批新华书店的“英雄豪杰”。至今想起晶义兄的举动,心中仍泛起阵阵的感恩之情,是什么让他对第一次见面的“新手”如此钟情,如此信任,如此真心?也许就因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吧。
        1992年春节,我没有回老家,一是因为妻子怀孕不方便坐车,二是因为春节过后就要去西安参加全国大学出版社图书订货会。这次订货会留给我的印象深刻得至今难以磨灭,不为别的,只为那上任后第一次遇到的强烈挫折感。那次订货会,从场面上讲还是很隆重热烈的,让我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当时在心中感叹:“哦,原来订货会是如此样的。”客观地讲,我们出版社对此次订货会准备是不充分的:一是因为我是“新手”,不知道该如何准备;二是因为出版社正处于一个人员更迭、班子新老交替的特殊时期。当时的发行科包括我只有三个人,我的印象中,发行科那段时间日常的信件及订单处理都无人问津,我这个“新手”并没有敏锐地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订货会上,隐患彻底地暴露出来了。没有广告,没有礼品,没有新书,没有朋友,我感到多么地孤立无援。两天展销,我站在展台前热情地向每一位经过展台的客户递送书目、名片,向他们介绍图书(说实话,我当时对出版社图书品种结构、内容并不熟知,只是临时抱佛脚,现炒现卖,因为刚来出版社根本还来不及去了解)。我用艳羡的目光,看着对面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展台周围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业务人员忙个不停,多么希望客户们也在我的展台前停下他们的脚步,而不是匆匆而过,我期待着客户的订单,这种期待就像期待我即将出生的儿子一样强烈!“这不是偶然,也不是兀然,这是一份真心的期盼,我望呀望,盼呀盼,盼望收到你这份订单”这几句改编的歌词很好地表达了我当时的心境。最早送来订单的是哈尔滨学府书店的陈阳和刘长娟,他俩交订单时,还跟我交流,说我们应该多出些新书,要形成自己的特色。此次订货会后,我们成了好朋友,以后的每次订货会,他俩的订单都送得早,且每次我都能得到他们的合理建议和读者需求信息。他们的一片真诚,让我感动至今,尽管我不在发行这一块已经十多年了,但他们仍然常常让我想起,难以释怀。
        这次订货会让我难忘的不仅是与陈阳和刘长娟的这一份“缘”,还因一个“难堪的预测”等着看我这个“新手”的笑话。有人说,这次订货会最多只能订几千元码洋的图书,订货会的结果给这一“难堪的预测”极度的难堪,笑话变成了佳话。从此,我开始相信“事在人为,福随人缘”对于干发行这行是很重要的。
        全国师范大学出版社联合体图书订货会后来成为全国的一个品牌,至今,从形式到内容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第一次参加这个会是1993年金秋,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承办的第二届,在北京延庆县龙庆峡举办。从这次会议开始,我连续参加了十多届,通过联合体图书订货会这个平台,我与出版社、新华书店、民营书商的许多人成为了好朋友、好兄弟。由于师大社联合体的品牌效应,每次吸引了几十家出版教育类图书的出版社参加,诸如北大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人民大学出版社、高教出版社等名社,订货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的人缘越来越广,机缘也越来越多,因此,工作起来也就得心应手了。我们那批发行科长,大部分都已提升至社领导岗位,没有提升的有的担任了更重要岗位的职务。有几位是我不得不提及的兄弟:北京师大的李卫国,广西师大的姜革文、韩赣东,陕师大的雷永利,首都师大的台济源、徐建辉,华中师大的李宋强,华东师大的侯俊华、缪宏才,北大的李东,复旦大学的苏荣刚,中南大学的程滨,广东高教的蒋春桥,暨南大学的梁彦斌……他们既是我的“竞争对手”,更是我的合作伙伴,我们相互鼓舞、相互帮助。智慧的集成,思想的交锋,能力的叠加,作风的互补,在师大社社长的指挥棒下演奏出了一曲曲荡气回肠的交响乐。师大出版社联合体图书订货会,是师范大学出版社发展史上重要的篇章,我为兄弟们付出辛劳收获梦想而喝彩,为我们的友情、欢乐、无私、缘分而把记忆珍藏。
        1998年,我离开发行科长岗位开始从事策划编辑工作,一干就是四年。四年间,我有空认真思考规划我的职业生涯。转型是艰难的,特别是刚开始时,好在我七年的市场营销经历锻炼了我对读者需求信息的敏感度。因广结善缘,有广泛的信息平台,很快我策划了一系列的双效选题并产生了效益,工作得到了认可。在与众多优秀作者交流中,在选题策划和打磨过程中,在组稿编稿出书的工作程序中,我慢慢体悟到了出版人的辛苦和快乐,文化人的使命和担当,这使我对出版工作更加热爱、更加执着、更加投入、更加珍惜。这一段时间,也是自我反省最多的阶段,清心寡欲、集中精力增强自己的职业素养,努力提高自己的学识水平,期间,我晋升了副编审职称,2000年考上了伦理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并作为湖南省优秀博士生代表参访台湾,2003年,顺利地获得了博士学位。这几年,我感到十分充实而愉快。从事编辑工作后,我的人脉关系又不断延伸,人缘越来越广,出版事业在我心中变得圣洁而高贵。
        能与出版结缘,这里我必须表达对刘湘溶教授的深深谢意,是他在任研究生处长时应允了我的想法,使我达成了我的心愿。其实,当时他去研究生处只有半年,处里的人手不多,也急需人员做事,但当我向他陈述想法递交报告后,他成全了我,从此,也成就了我一生的出版美缘。全国第一本《生态伦理学》是刘湘溶教授在我社出版的,我去出版社之前他已经是社里的作者,通过《生态伦理学》著作的发行,我与刘教授有了更多的交流,后来,他当了副校长,去了省社科联做主席、省社科院当院长,然后又回到学校任校长,但他作为出版社的优秀作者的身份一直未变,他在生态伦理方面的研究成果,一直是我关注的选题,也是全国各地编辑同行们关注的选题,因为与刘先生的缘分,在我与其他出版社同行竞稿时,我每每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的著作出版后都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作为湖南师范大学校长,他对出版社更是关怀备至,2003年,以他为主编、李培超教授为执行主编的编写团队,经过近一年的艰苦努力,第一批排名第一,成功竞标国家标准实验教材《思想品德》(7~9年级),成为出版社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到目前为止,这套教材在全国发行总册数超过千万册,销售码洋近亿元,在全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为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作为这套教材项目的开发者之一和项目的社方总负责人,为与以刘校长为主编的作者团队精诚合作感到非常欣慰,教材发行6年来,作者们为各级各类培训、修订、再修订而辛勤地劳动,我与他们的缘分因为教材而继续着,也将不因为教材而延续……
        2002年,学校人事制度改革,我有机会走上了社领导岗位,和玉波、声健、振兰在一个班子里共事至今。2007年,黄林加入社委班子,我们五个人都是同一年代的人,有相似的人生经历,有共通的学历背景,有互补的学科知识结构,在一起共事坦诚、理解、愉快,五个人作为直属支部班子成员互相提醒、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互相谅解,和谐共事,目标专一,卓有成效,我常想,我们的这种缘分真是难得。
        出版社今年20周岁了,我不到30岁进入出版社,到现在快要“奔五”了,儿子从娘肚子孕育,到今年成为高二学生,我们一起与出版社成长,我编出的书成了儿子现在的课外阅读书和课堂用书。时光流逝,回忆过去,愈感缘分的珍贵。无论是与我一起共事十多年的同事,还是共过事现在已各奔前程的故交,抑或共事不久、初来乍到的新知,我们能走在一起就是难得的“缘”,我们因缘相聚,因缘相守,共同分享,共同担当,他们都已定格成我人生美丽的风景!我希望借此为他们祝福,为他们祈祷:健康快乐永相伴。
        戏言道:缘分就是在对的时间认识对的人,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是啊!我就是在对的时间认识了对的人,才有机缘进入出版行业,在对的时间选择了对的事才有了延续至今的出版缘。当官发财,是一种追求,但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不也是一种追求吗?说真的,我更喜欢后者。


        愿留窗前满眼绿
        想到即将搬到新办公楼办公,心里既兴奋又惆怅。
    新办公室宽敞明亮,办公设备一应俱全,工作起来肯定比现在方便。从上游路的“小红楼”到二里半的“四合院”,到现在的“里仁楼”。从300平方米到17000平方米,变化中浸透了师大出版人的智慧和汗水,迁移中体现出师大出版人的勤奋和成功,现在要搬进新楼了,能不让人兴奋么?可是兴奋之余,我油然生出些许惆怅来,不为别的,只为那现时窗前满眼绿。
        每天清晨,我走进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敞开门窗,让新鲜空气飘进来,让满眼绿色映进来。办公室虽然简陋、拥挤,窗台墙壁都有些斑剥了,但这并不影响我工作时的心情,也许你不会相信,每当我站在美景如画的窗前,我就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新鲜空气扑面而来,配合做几节自编的工间操,筋骨舒展了,心情放松了,感觉疲劳顿消,短时间内又可以舒心地投入工作。有时读书写点东西,时间长了会眼花头晕,思维凝固,我就会站在窗前欣赏一下景色:稍远处,麓山峦嶂,从春天的翠绿到秋天的黛绿,我都从不错过;稍近处,老图书馆被绿树掩映,树冠群上宝塔形的屋顶只露一个尖尖角了,远观之,就像一个少女站在树丛中偷偷地露出脸羞涩地张望着什么;更近处,老校门对面的的那几棵百年古樟傲立眼前,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风霜雪雨,它总是生机勃勃,好像在告诉人们“风景这边独好”;窗前,一棵泡桐树给人“沧海桑田”又“生机无限”的感觉。这棵泡桐很特别,它是我窗前唯一随季节变化反差大的树。秋天,秋风扫落叶,它变成光秃秃的,就像“枯藤、老树、昏鸦”意境中的那棵树。有时给人感觉甚至以为它来年不会再发芽、开花、长叶了,可是一到春夏,它依然焕发出春的生机、夏的盎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只是树上的一些枯枝多年不朽不落,依然我行我素摆出各种pose,似乎在对我说:“虽然光着身子,但我有我的味道。”枯枝的姿势永不改变,就这样,泡桐独特的姿态成了我眼中一道别样的风景;窗台下,小樟树树冠的新绿鹅黄,已经触手可及,深呼吸时还可以嗅到它生长的气味,细细瞧来,小樟树的绿,层次分明,从下至上,墨绿、浅绿、新绿、鹅黄,似乎向我表明,新绿在你窗边,希望在你眼前。
        从远及近,由近及远,多年来,我欣赏窗外满眼绿色,每次,我都会生出一种热爱之情,我为自己能在岳麓山下美景里工作而高兴,为能在美景里献身出版而自豪,欣赏窗前满眼绿,让我心态平和,善意满胸,欣赏窗前满眼绿,让我充满激情,感恩于心。
        但愿这“窗前满眼绿”永远装饰我的心境,伴我前行……


        忘年之交话熊爹
        熊爹今年84岁了,前不久我在岳王庙风景区散步时还碰到了他,他身体依然硬朗,面色红润,气色蛮好的。见面后,我和他热情地打招呼,相互询问各自的工作、生活状况,显得十分亲热,一老一少,像一对忘年交的老朋友,分手时,我仍然习惯性地叮嘱他保重身体,祝福他健康长寿。
        熊爹是1992年1月到出版社的,掐指一算,当年他已年过花甲,后来听说,他是1985年从校党办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退下来后,学校保卫处请他去做过安全巡察,专值夜班。1992年,出版社又请他来管理仓库,1998年上半年他年届70岁时才提出休息,这一管就是6年。正好,我是1992年年末到出版社担任发行科长,1998年末离开发行岗位,我在发行岗位工作时间与熊爹管理仓库的时间基本一致,由于仓库大部分时间隶属发行科管理,因此,我和科室的小伙子们每天都要与熊爹“亲密接触”,关系自然不一般。社庆20周年,又想起熊爹,我想说说对他老人家的感受。
        熊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熊爹离开出版社仓库管理岗位回家休养已经11年了,但印象中恍如昨日才离开,每每和同事们提起他,个个都对他赞不绝口,这原因,只有我最清楚。1996年前,出版社在老图书馆西头现在的上游村路边一幢两层小楼里办公,条件简陋,图书仓库分散在六七处地方,有时,办公场所走道上都堆满了图书,若两人同时走过道还要侧身。最大的一处仓库是学校俱乐部(一幢老房子,以前是学校礼堂,现已拆,原址上修了财务处办公楼),车子不能开到门口,每次发货,必须肩扛手提上车,货进仓库时同样如此,劳动强度很大,多数时候,发一单货要到几个仓库取货,用小推车将分散的货再集中,每次发行科的业务员们都要赤膊上阵,而熊爹作为仓库保管员本来只要按货单发给业务员即可,没有搬书的义务,但年过花甲的熊爹总是主动参与上货卸货。有时,我们看到他满头大汗,担心他身体受不了,劝他不要搬或者少搬,他总是说:“没关系,锻炼锻炼身体。”由于仓库面积小,货物流通量大,经常要整理仓库,调整码堆,而且码堆要高,这样可以少占空间,熊爹总是闲不住,把仓库整理得井井有条,有时他站在梯子上或凳子上码堆真让我们捏一把汗,可他总是给人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儿,他的这种精神让人感动。在平凡的岗位上,他以“临时工”的身份,以主人翁的姿态,以老共产党员的情怀,以长者的风范赢得了全社职工的尊重。
        熊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很难想象,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还能被出版社聘请作仓库保管员,而且一直干到70岁才休息,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残酷”,但这又确是事实。
        熊爹身体好,他热爱这行工作,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他总是面带笑容,对人和蔼,我们一拨年轻人都愿意跟他聊天,常常从他口里蹦出一些玩笑话、俏皮话,像一个老顽童。在他眼里,发行科的小伙子们是一群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所以,他有时以长者的身份告诫我们一些生活的道理和为人处世的哲理,有时我们不服气,他就做出一个敲你脑壳的手势,然后,大家耍一个鬼脸一笑了之,而此时,我们背后总会飘来一句地道的长沙话:“你们这些鬼仔子!”熊爹真的蛮有味,蛮可爱,蛮可钦可敬的。
        熊爹告诉我,他现在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傍晚都要在校园里散一个小时步,锻炼身体,到风景好的地方坐一坐呼吸新鲜空气,饮食起居做到早睡早起,吃饭七分饱,看来,熊爹还蛮会养生的;他还告诉我,他现在住在新华村,离我们出版社新大楼很近,已经几次去看新大楼,等我们正式迁入后,他还要来玩儿。看来,熊爹对出版社的感情有蛮深呐……

    [本文作者:陈宏平   原载于《我们: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年》(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10月版)]

    [编辑:黄莉  审核:刘苏华]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路36号 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 018号
    邮编: 410081 电话: 0731-88872288 88872636(传真) E-mail:: bluestorm@hunnu.edu.cn 后台登录